今年的夏天算得上中规中矩吧,这几天不太炎热。按照暑假前的计划,我在晚上骑着自行车沿着村路去找萤火虫了。

  即便我是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人,对于萤火虫,还算是稀罕事。小时候夏天的晚上自然是待在家中不出门的,顶多在庭院里乘凉看星星。虽然家后就是小山,可是从小到大,在院子里看到过得萤火虫不过几只而已,也许很小的时候见过很多吧,但如今也没了记忆。上一次看到,已经是几年前了。

        于是我决定还是要去找找的,萤火虫一定躲在山间呢。今年母亲不在家,家住无人,否则她一定会阻止我去的,毕竟这么晚,又去山林。

       大概晚上八点多,我带上相机,花露水,三脚架,探灯便骑车走了,去山上的路离我家很近,路上穿过农田,路的尽头是一座尼姑庵,叫菜堂里,但我没骑上去。

        其实这条路的一半就有一个分岔通往山上的,自然,我胆子没那么大,一个人上山,山林间还是很多蚊虫的,也可能会有蛇,有时还有野猪。我对绝大多数的虫子都是怕的,即便是萤火虫,我也只敢看着,用手捉这样的事我倒是没做过。说来也挺好笑的,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各种怕,怕虫子了还敢去找萤火虫。

  我在半路上停了下来,一边是农田,一边是小溪。村路被月光照亮,又加以两边草木的影子。虫子,青蛙的各种声响交杂,其实不太好听,但想想,或许也没几次机会听了。

   大概等了几分钟吧,田里有一只萤火虫发着光飞舞,几秒钟后又黯淡了下来。我又等了几分钟,远处又有一个光点。可惜太远了,光很弱,我拍不出来。

        就这样,我在路上来回地走,断断续续地看见了十来只吧,不太惊艳。唯独一只,从几颗芭蕉树里飞出,朝我飞来,跟着我走,最后藏入了路另一边的草丛里。

  后来我决定还是回去了,骑车回去的路上也有两只,尾部的发光部位明亮着两条黄绿色的短线,向山里飞去了。

       伴着满身月光,回了家中。

  收获并没有太大,萤火虫自然应该躲在更深的山路上,更密的山林里。以后要是有人一起去探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本地话称萤火虫为「蓝尾星」,如果本字没有错,当是我们村发音产生了变化,读作loung4 mui4 ling1  。

        把萤火虫说成星星,真是十分浪漫呀,于是我用自己那几点墨水,点出了一首少年游。格律按柳词,韵脚按《词林正韵》,押九青韵。

南风忽转动铜铃,木叶响前亭。
云藏月隐,吹飘蓝尾,直坠九天星。
虫光点滴思年少,只手追流萤。
夏夜蛙声,蝉鸣草沁,尚可梦中听。

最后修改:2020 年 10 月 02 日 04 : 5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