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面阳台的植物未见明显病虫害,东面阳台应该还有病害,暂时没爆发。现在才五月,不知道后期会怎么样,这周三如果天气条件好,再预防性喷一次药。
我的各种肥料需要尽可能用掉,要不然放太久就可以扔了。
现在给自己设下了闹钟,每周浇三次促花肥(花多多)给开花植物,两次普通肥(美乐棵通用)给观叶植物,磷酸二氢钾和尿素随缘用掉(懒癌的自我管理)。美乐棵多肉型的真就可用可不用,现在多肉不怎么长,整天一副化水要死的样子。
还有一个就是之前那个菜籽饼已经完全腐熟了,经过两年的恶臭长蛆的发酵,终于变成了和黑土一样好看的块状或者粉末状,没有了臭味,只有一点发酵味道。肥力也还在,但是难溶于水了,而且现在只剩下一小个购物袋的量了。
我有点舍不得用掉,可阳台还是挺缺肥的,从我那一到夏天就停滞生长的绿樱以及一转移到地里就长得非常好的蓝雪花可以看出来。而且今年胖丽丽的生长也有些异样,我需要多给他加点料。所以打算把菜籽饼拿去泡水作为液肥日常浇花用,要是确实用的快的话到时候上淘宝买腐熟发酵过的吧,我实在没办法第二次承受发酵时的味道了。

很遗憾的是地主家寄来的樱花树苗只有一棵大渔樱成活了下来,染井吉野本已经抽叶,却被虫子吃死了;松月本来长势甚好,不知为何原因有一段时间叶片非缺水非烧苗状的焦干,怀疑被人浇了开水;天之川因为被家里人不慎挖起扔掉,最后无力回天。实在对不起地主,他寄来的苗子我没花一分钱,包装得那么好,人那么大气,我却浪费了别人的心意。

今年的阳台没没有了长春,太阳花,茉莉什么的,有些无趣,就连蔓绿绒也不愿意抽几片叶子,琴叶榕长势依然非常弱,籽播的铁树不抽叶,彩草也不开花。虽然我买了好多风雨兰,当然,都是小苗,开花还要再等一两年。只要能活着,我倒是不介意等。毕竟,很多东西我也一直等着,就算有些应该等不到了。
风雨兰开花属于额外的奖励,终究不能成为长春花太阳花那样的日常色彩。
我放弃了太阳花,至少目前看来不用太为阳台的病虫害烦恼了,也算是安慰。
前几周从舅妈那里拿到两棵植物,我没认出是什么,以为不是什么有价值的花,就随意种到楼下空地。这一阵子开了挺多的花,我盯着半天只觉得像黄蝉一类的,识图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飘香藤,今晚又挖了起来,带上来种到花盆里,虽然红色不如杏色清雅,但总是聊胜于无了。

今年楼下门口并没有种上波斯菊和硫化菊,春天开始的时候疫情还不算大好,不方便弄到种子,我人也并不是特别好,不太愿意下地。去年的波斯菊又被除草人尽数误除了,大概有三次了吧,这么多次的打击还是很难受的。

我和我姐在原来种波斯菊的地方种上了十来棵颗发芽的土豆。我姐和我妈总是买了土豆忘记吃,土豆又特别爱发芽[汗]。近来时常管理施肥,土豆的长势还算可以。

我在人稍微好一点的那几天给两盆荷花翻了盆,睡莲和秋色都没翻,要不然工程量太大了。翻的两盆都没什么藕,也是,去年根本没有好好补肥。土里加了腐熟的菜籽饼,埋了回去。换新土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换新土的,只能加加底肥勉强一下,关键是周围没地方找稍微好一点的土。去年那棵粉花的雨花情我给分了两棵,另外一棵种到大米缸里面去了,用的也是特别差的土,虽然也加了底肥,但是长得挺慢的。
秋色和睡莲之前只加了复合肥在水里和施肥管里,意外的是今年这两个的长势都很好,科罗拉多像是吃了药一样开花不断,秋色叶片也挺健壮。看的我也愿意继续给他们追肥。
去年那个热带睡莲因为不在家水缸干了,我早就空置不管了,谁知道今年却又复活了,我倒是没有很喜欢这个品种,随他去吧。

前一阵子收了水仙球根,一般般,没多也没少,没怎么变大的样子,毕竟疏于管理了。

无尽夏今年又浪费了我一大堆硫酸铝,一点点蓝色紫色都没有,肯定是因为今年我没给他喂醋,明年有机会再加油吧,反正最近就天天给他喂醋看看他会不会仁慈地变变紫色。去年中奖的两棵重瓣地中海型的秃头绣球死了一棵(不在家导致的缺水)另一棵近来长势甚好,花色鲜艳,不过,仍然是恶俗粉。

最后修改:2020 年 10 月 02 日 04 : 5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