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齐 温柔,风色。

    葉修齊 4 个月前

    1、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的人生活富裕问题。(《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64页)

    2、如果按照现在开放的办法,到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几千美元的时候,我们也不会产生新资产阶级,基本的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归集体所有,就是说归公有。(《在中顾委三次会议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91页)

    3、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

    4、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

    5、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54页)

    6、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的富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一批百万富翁,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中国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08页)

    7、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的人均四千美元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均四千美元,特别是中国人口多,如果那时十五亿人口,人均达到四千美元,年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六万亿美元……就表明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必须摆脱贫穷》《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5页)

    8、如果搞资本主义,可能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中国搞现代化,只能靠社会主义,不能靠资本主义,历史上有人想在中国搞资本主义总是行不通。我们搞社会主义虽然犯过错误,但总的来说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吸取历史经验防止错误倾向》《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9页)

    9、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64页)

    10、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而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解决的办法之一,就是使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支持贫困地区发展。(《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74页)

    葉修齊 5 个月前

    The moment you reading this, the ending act must already be played.
    You said our different forms were not created so, we crawled, long before we learned to walk.
    You said the stars beyond skyveil are arks sailing through the stellar lane...
    The wonderous things you said... Kal’tsit, I remembered. I remembered them all.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想必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你曾叙说我等样貌本非天生,未能挺立行走之时,我们只得匍匐。
    你曾叙说穹顶外的明星璀璨,皆为方舟荡漾于星际。
    你曾叙说的种种瑰丽奇景...凯尔希,我记得,我全都记得。

    葉修齊 7 个月前

    笑死,一个生物转到计科的农村人整天想着搞物联网和业余无线电的东西。

    葉修齊 7 个月前

    FASHION SIGHS AFTER TRENDS . I WANT TIMELESS ELEGANCE.

    葉修齊 8 个月前

    「我枕着星河
    我躺在云端
    晚风呢喃青草岸
    钟声吻霞光」

    葉修齊 8 个月前

    其中俚语文言无不悉载,前人所略者译之不厌其烦,所赘者删之不嫌其简。访咨至于迩言,搜罗不遗俗字,重抽旧绪,别出新诠,博采傍稽,合参互证。

    葉修齊 9 个月前

    无常悦

    葉修齊 9 个月前

    吻上去一定是薄荷味的。

    葉修齊 9 个月前

    我不让我笔下的少年长大,这是否是一种自私?

    葉修齊 9 个月前

    平安夜>苹果>平安果,我觉得倒也是个不错的融合外来文化的方式

    葉修齊 10 个月前

    大部分头图来自onedrive,所以头图加载慢真的不是服务器问题啦,至于有没有优化的办法,我寒假再想吧

    葉修齊 10 个月前

    加上了冬天的雪

    葉修齊 10 个月前

    我应该还是会转向notion写作的,但是如何协调和推送更新仍然是一个问题。

    葉修齊 10 个月前

    oneindex作图床时,图片放大后提示禁止跨域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至少要等到我放假回去再研究了

    葉修齊 10 个月前

    我觉得把【晚安】说成【暝安】或者【眠安】也未尝不可,不一定全盘照搬,可以融合造词。就像以前福州话使用环境很广的时候,有着自我造词的活力那样。若没有人说,那我们就第一个说,至少是一种尝试,是一个开路人。

    葉修齊 10 个月前

    我有些不谦虚地说:我身边大部分同学的PPT制作水平很差

    叶修齐 10 个月前

    先生の夢は何だったんですか。大人になると忘れちゃうものなんですか。
    先生,汝曾经的梦想是咿哪禮?安是变成大人之后就会陌记的许种乇?

    叶修齐 10 个月前

    我有空的时候要把福州话的一些笔记整合一下

    叶修齐 10 个月前

    vscode是世界上最好的编辑器。

    叶修齐 10 个月前

    “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户,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 ……”

    叶修齐 11 个月前

    我的大学生活未曾给予过我分毫片刻的快乐。

    叶修齐 11 个月前

    我的生活本就应充满忧烦,痛苦,遗憾,而从不应有任何快活。

    叶修齐 11 个月前

    我不喜欢晚上的各种奇怪颜色的灯,丑陋的红色绿色,让天上也变得遗憾。夜晚本应是黑夜,我喜欢黑夜,我害怕黑夜。黑夜是孤独的,是愿意接受的,他愿意和我一起相拥这份孤独。黑夜是未知的,黑夜是怪异的,就如同我的未来,我的前路,我别无选择的茫茫苦旅。

    叶修齐 11 个月前

    勿忘我。

    叶修齐 11 个月前

    我不知道我国一些审判长,法官,在判决案件的时候能否扪心自问,自己做出的判决能否满足广大人民最朴素的正义心理?这些判决者是否具备一个人应有的感性?人们为什么不相信社会有公正?司法机关作为最后的一环,理应深刻反省。

    叶修齐 11 个月前

    我无边际,无时限的空想,
    无不在遥远的夏日上演。
    是所有的焦虑与放纵,
    是往来的抱歉与遗憾,
    有月光洗过的风铃默语,
    有晚潮举杯的星儿歌唱。
    以及一幕幕未曾开始的结束,
    乃至一张张无法规划的开始。 ​​​

    叶修齐 11 个月前

    啊 夏天的梦
    是什么颜色的
    是船边轻语的萤火
    是桅杆小憩的海鸥

    啊 夏天的梦
    是什么颜色的呢
    是繁星浇揉的月光
    是雨后山寺的晚钟

    明信片依然在窗前
    来自异国的邮戳
    “实在是非常抱歉,
    不如就到这里吧”

    电线杆一旁的汽水瓶
    早被晒干说不出话
    哪个不懂事的小朋友啊
    将它丢在那里呢

    啊 夏天的梦
    是什么颜色的
    是微微踮起的脚尖
    是海岸线上的尖叫

    啊 夏天的梦
    是什么颜色的呢
    是列车远去的白烟
    是不再开启的信箱

    是关门轻轻的背影
    是离开悄悄的你

    叶修齐 11 个月前

    王冠不能赢得战争,缰绳不能驾驭战士。您需要的不是权杖,而是真诚。

    叶修齐 11 个月前

    不完美,并不代表着一无是处。

    叶修齐 11 个月前

    「先生、どうでもいいんですよ。
    生きてるだけで痛いんですよ。
    ニーチェもフロイトもこの穴の埋め方は書かないんだ。

    ただ夏の匂いに目を瞑って、
    雲の高さを指で描こう。
    想い出だけが見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ドラマチックに人が死ぬストーリーって売れるじゃないですか。
    花の散り際にすら値が付くのも嫌になりました。

    先生の夢は何だったんですか。
    大人になると忘れちゃうものなんですか。」

    「先生、人生相談です。
    この先どうなら楽ですか。
    涙が人を強くするなんて全部詭弁でした。

    あぁ、この先どうでもいいわけなくて、現実だけがちらついて、
    夏が遠くて。

    これでも本当にいいんですか。
    このまま生きてもいいんですか。
    そんなの君にしかわからないよなんて言われますか。

    ただ夏の匂いに目を瞑りたい。
    いつまでも風に吹かれたい。
    青空だけが見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あなただけを知り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叶修齐 11 个月前

    空气比较干净,那些美好光洁的月光,晶莹的星辰,都在讽刺我的丑陋。

    叶修齐 12 个月前

    一些贫困生实在看不出贫困的样子。至少,看不出生活比我拮据。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13 日

    学科知识极度匮乏,专业素养极低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12 日

    口中总是提起“存在即合理”这种混账话的人并不应该存在于我的交际圈中。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12 日

    章举/zyong44 ngy33/,
    石巨/suo21 loy242/;
    我并没有拿着实物比较过两者的差异,但是大人们说:
    「章举是章举,石巨是石巨,石巨比章举大。」
    到底差别多大呢?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观察了。

    这个石字,我处本应读syok,不知是不是学习黄岐苔菉一带的口音而读成suok。印象中我一个安凯的同学,他念出来是 /syo21 loy242/。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12 日

    板鳎/peiŋ⁵³ niak²⁴/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12 日

    我昨晚梦见我去吃仙草蜜了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12 日

    过激言论:
    一切有习题却没有详细解答过程的教材教辅都是垃圾。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6 日

    解答问题时,应反复考量自己回复时的措辞是否符合对方的理解能力,使用的术语是否能让对方快速理解。采用大量专业且涩板的术语来回答一个问题在大多时候很能体现一个人的专业素养,却也很能让对方越发困惑和厌倦。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5 日

    日语中所谓的喜欢与月色真美,是否与好き和つき谐音有关呢。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5 日

    嗘叫,侬卜乞寒死去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4 日
    此条为私密说说,仅发布者可见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4 日

    我们经常说,我们这个制度的优越性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这句话是对的。但是,它同时也可以集中力量办错事,还可以集中力量办坏事。而这些错事、坏事谁也纠正不了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4 日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忽视人文精神的教育,只把知识当作一种功利来学,培养了一批手艺匠人,而且知识面非常窄,这是非常危险的。人最根本的就是人的思维,发展就是自由。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4 日

    历史是一面镜子。不要掩盖自己的过失。坦荡真诚地改正错误,终会有光明的前程。

    ieksiuze 2020 年 10 月 03 日

    测试时光机插件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淫雨铺洒遍地的琐事,弥漫进冷清的日夜。
    星城的秋日总是让人厌烦,它很喜欢把夏天突然埋葬,又饶有兴致地带来湿冷的寒冬,我的短袖还没穿够。
    今天去办公楼附近,桂香已经可以察觉了。
    去年年底去过一次市中心附近,桂花长势很好,花色明丽而香气馥郁。
    连江的桂花时常要晚至十一二月才有花讯,至少十月初是难见到的。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大不了自学。
    ——释 大学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李煜『望江南』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e.g.来自拉丁文 exempli gratia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望,月满之名也。日月遥相望者也。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風作,景瞀,醉潮,花葉和鳴。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彗沒,長庚虧,江星隱;雲虬,黛遠山。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虹霓,為析翳。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旧历说》曰:日犹火也。月犹水也。火则施光,水则含影,故朏生于向日,魄生于背日,当日则光盈,近日则明灭。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堯瘦,舜黑,皆為民也。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晝動而夜息,天之道也。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天神曰靈,地神曰祇,人神曰鬼。鬼者歸也,故古者謂死人為歸人。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上下四方曰宇,往來古今曰宙。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希望能在夏天结束前解决以下问题:

    1.原创微博的搬运(有价值的),推特搬运已经基本完成了,空间说说的适当搬运,其他社交平台的适当搬运。

    live2d的诸多问题

    3.集盛部分的页面搭建

    4.文章头部特色图标的缩放填充问题

    4.文章列表的缩略图填充问题

    5.清理一下乱七八糟的服务器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意外地看到了一些让我愉悦的发言。
    这并非由于其观点与我契合,它们部分想法也与我的相背。
    让我愉悦的是文字。
    这些发言像是玉一样温厚,让人愿意去欣赏它的光泽,也然后愿意琢磨它的瑕痕。
    这些发言者抱着追求真理的想法,心中是热情勇敢的,吐露是善良可亲的。
    我喜欢看这样的玉,却很遗憾看不到多少动人的玉能够相遇。
    玉总是被迫相会那些我厌恶着的带着锋利棱角的钻石。
    它们带着死板的形状、空洞的灵魂行世,以永恒自居,嵌上讨论真理的外壳后无差别地夸耀与伤害。消磨着自身及其观点的价值。
    也许它们将会在一场大火中成为我身边多余的一点二氧化碳。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很遗憾的是,我几乎不曾内外互联网上看到过稍微温和些的『各种声音』,到底是看的太少了。 在一小部分可以入眼的文字中,不论是拥护者还是背望者,都在我认为的极端了的天平上声称其足以平衡,愿意平衡。 我反有些许庆幸,我的思考并不因天平的任何一方倾斜。我始终只想做一棵『不材之木』罢了。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不能見你, 便教這漫天的白雪替我吻你。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有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到高中同學家中,原先我在他房間,過了一陣子他母親走進來,我面對生人總不太自然,招呼也不太好意思打。 但他和他母親的交流很是隨意親切,像是和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般。甚至偶爾也有一些粗俗的詞彙說出,他的母親並不沒有露出訝異的神情,反是在歡笑。
    我並沒有體驗過這種同長輩交流的方式,因此非常驚訝。 我在和家長交流時,或多或少會控制自己的言語。在絕大多數時候,我不會在親人面前說出一些相對粗俗的詞彙,而是盡可能換用婉轉一些的語句。 不僅是對待父母,兄弟姐妹亦是如此。交流的過程總不會像同學朋友間那般隨意大方,自然酣暢,時而逗笑。
    他和他父親、祖父母間的交流想必應該是相似的。這种類似平級對等的交流方式至少給了我一種全新的體驗。他的祖母和母親尚不大清楚,但父親和祖父都可以算在知識分子的類別。他的祖父過去也開過書店,我手頭那本方言詞典便是他祖父同意贈與我的。我想這樣的教育背景是促成這種家庭交流環境的一大原因。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好想飛奔到你身邊啊, 「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請你不要不開心。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还是那样涩,倒也不算苦。清透,回味有丝酸。一点一点地抿,每滴酒里都藏着个半杯就倒的美少年。
    『酒名:十八岁』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把我那顆流浪了一輩子的心藏了起來,我好怕被人看到那滿是塵土與傷痕的它卻還在格格不入地為一個人發著光亮」

    来自冥王星。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不禁懷念, 每一團八月的雲, 都是夏日的詩人。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調整和改善。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因為條件受限導致的眼光狹隘絕不應該影響你努力保持謙虛和嚴謹的態度,更不應當阻止你廣泛聽取他人的觀點,並仍然擁有獨立的思想。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我没有那样的容貌,那样的勇气,那样的机会来生活。
    但我的文字里,我依然会活得像一个我未曾活过的少年。

    我会用我拙劣的文笔去描写。
    我要描写,
    描写那洋溢着清新色调与柔和光芒的眼前,
    朦胧和明丽交错,轻快同低吟相协,
    在山海,天地,晨暮,春秋间游走的一切欢愉。

    我写景,写我梦寐以求的景。
    来自我的无边际的空想,
    来自无毫无目的的彼岸,
    来自一个本应青春的华年,
    来自所有遗憾的过往和失望的未来。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蠶豆的成熟總將伴隨著春末的喧囂同夏始的光彩。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此生不老少年夢, 星溪荷影蕩孤舟。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少年的自由是對陽光的沉湎。

    叶修齐 2020 年 10 月 02 日

    国人能遍知文字以否,在强迫教育之有无,不在象形、合音之分也。

关于我

  • 三山遗梦,适学湖湘傍。